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


风雨过后,台北的天气很好。这天下午我们来到15 楼高的拉芳舞蹈工作坊,衬着午后透过三面落地玻璃和镜子的阳光,我们有点紧张地和心中的偶像许芳宜老师见了面,她轻鬆的说:「就来和我聊聊天吧!」

喜欢自己、相信自己的舞台很独特
 
我们总会忍不住想,国父很伟大,小时候就会问『鱼为什幺要往上游』的问题,我们如此平凡,怎幺可能不一样?访问许老师的那一天,给我们很大的震撼!原来只要相信自己,就能够不一样。
 
像老师这幺厉害的舞者,小时候是不是也眼界不凡?才发现其实她和我们都一样,曾经小小的、土土的。学民族舞蹈,就以为全世界就只有这种舞蹈,世界只有我们眼中看到的那幺大。长大之后才知道原来有台北、有芭蕾舞有现代舞、有即兴创作有接触即兴。
 
她说:「有机会知道外面的世界之后,人生就开始了,生命就开始起了变化,生命的地图也开始被画起来了。」从一个点,逐渐连成线,然后拓展成平面,甚至变得立体。而她更说:「每个人都有一张自己的生命地图!我相信每个人被生下来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、独特的舞台。但是要怎幺让它很独特?首先,你自己要相信这个舞台很独特,同时更必须要相信自己很独特,必须认可自己、喜欢自己。」

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想做而做,跟随自己的标準
 
原来不平凡的人,也出自于平凡。但究竟是什幺原因让她这幺不一样?难道老师就没有怀疑过自己吗?老师听到我们问的问题,很认真的思考一下,反问我们:『为什幺会有怀疑这件事情?』又接着笑笑的说「所以这件事还满有趣的。为什幺会怀疑、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跳舞?一定是拿了自己的眼光去和别人比较,或是你拿别人的眼光来评断自己。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想完成自己想完成的事情,根本不可能机会怀疑自己。」原来当专注在做自己想做的事,根本无暇比较、无暇怀疑。
 
「我一直都有一个自己的标準,而这标準也只有我能追。所以我完全不会想要负荷着别人的眼光前进,这并不会满足我自己。」她开心的说:「我很幸运的是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我总是会觉得『怎幺大家都会啊!』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怎幺样『比别人好』,而更会是『快学!』『好像应该要补课齁!』『自己该赶一点进度啰!』」老师积极的心态令人惊豔。从小我们常会觉得别人的总是比较好、比自己好,但是老师充满朝气的说:「我们常常忘了问自己一件事,『那我又有什幺不好?』」是阿,我们又有什幺不好?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,自己的独特,自己的美丽。


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 对许芳宜来说,生命不停止,身体就不会停止,希望就不会停止。


 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「生身不息」这个即将要推出的舞作,名称源自于老师很容易被问到何时要退休、息舞时,让她开始思考这个时间点的意义。因为她认为舞蹈的形式有很多种,30岁有30岁的跳法,80岁有80岁的跳法,而一对老先生老太太牵着手走路,也可以是一种舞蹈。所以当生命还没停止,我们还活着时,身体就不会停止,而希望也就不会停止,这就是生命和身体的不止息。「生身不息」是许芳宜最大的梦想。而老师更强调这次邀请到的国际舞者们,也是以同样的态度在跳舞,用力的燃烧生命,只为了做好这件事。
 
生身不息更有深远的意涵:传承和延续。传承的不是许芳宜本人,也不是舞蹈,老师说要传承的是希望。她坚定的说:「对我来讲,真正要传承的是希望,希望要继续,因为希望是梦想,每个人的梦想都应该要继续,让下一代知道,每个人都是有希望,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梦想」而这场演出的确也会把三组来自纽约、伦敦、台北的年轻舞者送上舞台,芳宜将与他们一起共舞,真实的传承希望和梦想。
 

『自己舒不舒服』: 绝不让自己对自己失望
 
许芳宜老师独特的追求,就是要做到自己当下的最好。即使已经身为一个国际知名舞者,她仍在每天、每一场演出,都要求做到自己的最好,想必这也是她之所以为许芳宜的主因。而什幺是最好,老师又认真的说:「不需要跟别人解释、交代,只有你的心里很清楚、坦蕩的明白自己是不是做到最好了。你当然可以找理由骗自己,但是再怎幺样你就是会知道,只有你最明白是不是说服的了自己。我觉得人要的是一种没有对不起自己、没有让自己失望的一种感觉。『让自己失望才是人生中最大的失望。』」
 
一句话道破了她的人生哲学,原来「让自己舒服、和自己过得去」,就会是属于自己最完美的上限。

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芳宜与编舞家阿喀郎.汗 (Akram Khan):「其实我们都在选对方,有点像相亲,要你情我愿。可是我们第一天见面我觉得我们就喜欢了。我们喜欢对方对舞蹈的热情,对舞蹈的执着和态度,和他一起跳舞的时候,我就能感觉到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舞伴!」


许芳宜:为梦想和希望用力的活着的舞蹈家
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 交给台湾的观众来感受:国际舞者很不一样的热情和生命态度


每个人都值得「不怕和世界不一样」
 
芳宜老师觉得老天爷派给每个人不一样的使命,有的人被派遣来组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而她则被派遣来做一些比较「不一样」的东西。她说:「也许是跳舞也许是分享,很多人叫我『老师』,直说我影响了他们。我想这也许我是这个用处,我相信我有不一样的使命和任务。但也许只是『只要很认真的去做你喜欢你想做的事,就会创造出很大的影响力』而已,而我其实一直很相信这件事。」
 
禀持着这样的信念,老师主持了一个偏远校区的秘密种子计画,因为她想让小朋友们都知道自己可以有梦想、有希望。小时候许芳宜不敢有梦想,19岁之前曾经非常没有自信,不相信自己可以有未来有梦想。她充满关爱的说:「我相信全台湾的小孩,应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不知道自己可以有梦想吧?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,我希望让他们有机会知道他们是可以有梦想和希望的!透过玩游戏、身体创意的方式让他们知道每个人都可以有梦想可以有希望。」


七、八十岁的女人也可以非常漂亮,因为每一个过程都太美好!
 
不怕和世界不一样的女人。谈起女人的美,老师神采飞扬的说:「年不年轻,对女人从来不是问题!我过40岁生日我超开心的!在这个过程中,每个年纪我经历到的事情,我自己感觉很满足很幸福,那个精采度,没有走过来感受不到。我一点都不担心或怕老,人生的过程和成长的魅力是很美的!」
 
许芳宜老师走着灿烂丰富的人生,每个当下、每个时间点回头,都觉得满足。「我很爱我的身体、能照顾大家、还能继续用它。而我更要继续走、继续走!我希望把自己累积成一个有智慧的女人,我相信这个累积出的智慧和味道,所以我绝对相信 70 80 岁的人可以是非常漂亮!而人生这每一个过程,真的是太美好了!」
 
我们看着四十岁的许芳宜,只看得见美丽。一种从心而外,一种坦然自在的美丽,一个很爱自己很爱别人很爱世界的一个女人。这个世界,因为许芳宜,真的能够变得更美丽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