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自由社会,我该有权力选择自己是否要「抛头露面」


在自由社会,我该有权力选择自己是否要「抛头露面」

那天要去家里附近的店家换钱;平常一个柜台一个人,但今天三个男子挤在角落,眉头深锁,八成在商量什幺事。当我走进去时,他们不约而同地抬着头看我,瞬间想通什幺似的。

「妳,来!来来来!」其中一个男子指着我说到。

「啊?我?」我一脸困惑。

这才发现椅子上坐了一个蒙面女,传统地紧紧包着,只露出双眼,观察我们。

那个男子过去和蒙面女说了些话,并指指我。蒙面女转头过来盯着我,打量了一下,才点点头。我又被推到小楼梯间,男子放我们两人独处,转身离去。

蒙面女先是左右观察了一下,再三确定没人后,缓缓拿出护照给我,并且掀起她的头巾。

我懂了!原来是要我当证人,核对此人身分正确,她才可以换支票。说实在,那时候有点被吓坏了,何况他们浓眉大眼的,对我来讲和照片长得差不多,隐约嘴边有颗痣,我就草草点头说是了!

不到三十秒的时间,这重责大任却让我觉得度秒如年。我点头完后,蒙面女赶紧把头巾盖回去,我们这才走出去。外面的男子赶忙过来问我是否为同一个人吗?我点点头。他们好像鬆了一口气,这才继续去帮那蒙面女换支票。

儘管在中东有些日子,蒙面女孩的出现仍是会让我留心多看一眼。

在自由社会,我该有权力选择自己是否要「抛头露面」

那种全罩头巾,只露出眼睛的,我们称之为「Niqab」。自己和蒙面女孩谈话时,整个谈话我觉得很不舒服;谈话的过程中,无法直视对方,不知对方的脸上表情、喜怒哀乐;一部分觉得敌暗我明,一部分觉得不被尊重。

曾经因为好奇而尝试传统黑长袍「Abiya」,黑色的大衣,宽鬆的将整个身体的曲线盖住后,最后戴上「Niqab」 。看着镜子中的成像,自己觉得害怕和彆扭;明明知道那个成像是自己,却认不出来;自己在动作的时候,镜子中有个蒙面女孩一起动着,怪有趣的。

访问过几位蒙面女孩,有些是因为家庭压力,而将自己罩住;有些则是因为个人信仰和选择,她愿意将自己遮住。她认为,在自由开放的社会,她也有权力选择她是否要抛头露面。

蒙面女时常都是备受瞩目,也有常见的误解。

1. 他们这样全部遮住,看得到东西吗?

事实上「Niqab」是由两块薄布所组成;有点像是新娘的头纱,若蒙面女想要将眼睛一起遮住,她就会把其中一块往后拨,让它可以遮住眼睛。薄布多是尼龙,所以都可透光看得过去。

2. 他们如何在公共场合吃东西?

他们会背向人群,然后将面纱微微地掀开,再从面纱下面将食物放进口中。之前看一家子在外面吃冰淇淋,炎热的夏天看着蒙面女把面纱掀开又放下,一口一口地吃着冰淇淋。

3. 他们学校考试怎幺办?老师怎幺知道谁是谁?

在突尼西亚,曾经因为学校禁止蒙面上课,而引发一场校园抗争。而在约旦大学,蒙面女孩仍旧可以蒙面上课,但考试的时候,会请一位女老师专门检查蒙面女孩,核对身分。

穆斯林女孩的头巾,一直受到不少关注和纷争。并非所有穆斯林女孩都围着头巾,而头巾也非代表观念保守,更不是所有穆斯林女性都将自己罩得紧紧,黑乌乌的四处移动。很多穆斯林对于蒙面也不尽是推崇,甚至觉得过于偏激。

这让我想到三年前,法国吵得沸沸扬扬的议题「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场所蒙面」;这包含面罩、头盔、安全帽、伊斯兰蒙面(Niqab)等。当初这法条的用意,是为了便于在公共场辨别身分,达成公共安全保安之目的,但明显的侵犯到人身自由。不论这项法案的通过,是否为了选举讨好右派党民。不得不说,「脸」是人类重要的表徵之一,在信仰与现实的冲突上,该怎幺做到最好的平衡与配套措施?

若这情形在台湾呢?台湾人民会是什幺反应,政府又会怎幺做呢?

欢迎加入我的脸书粉丝专页:蹲点阿拉伯

上一篇:
下一篇: